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《生查子独游西岩》翻译及赏析

生查子·独游西岩

辛弃疾

青山招不来,偃蹇谁怜汝?岁晚太寒生,唤我溪边住。

山头明月来,本在天高处。夜夜入青溪,听读离骚去。

【媒介】

淳熙八年(1181)冬,辛弃疾被诬罢官,经久闲居于上饶城北的带湖之畔。西岩就在饶城南,风景柔美。这首《生查子·独游西岩》是他闲居时代的记游之作。

【注释】

①淳熙八年(1181)冬,辛弃疾被诬罢官,经久闲居于上饶城北的带湖之畔。西岩就在上饶城南,风景柔美。这首词是他闲居时代的记游之作

②偃蹇:高耸,傲慢的样子

③生:语助词、无义

【翻译】

耸立的青山啊,你孤傲不听召唤,还会有谁爱好欣赏你呢?岁暮穷冬,常到山中溪边来吧,。山尖一轮明月悄然默默升起,才发明它早已从地平线升起,眼下已是高悬中天,遍洒银辉照大年夜地的天气。明月,山峦,清澈地小溪,仿佛都在静听我朗诵的《离骚》。

【鉴赏】

开首“青山”两句,写出了词人对青山的一片痴情。他彷佛想把巍然自力的青山招到近旁,可青山却无动于衷,于是便发出善意的埋怨:青山啊,你那么狷介,有谁会爱好你呢?“偃蹇”,有高耸、傲慢之意。青山矗立不移,不随人俯仰,这或许便是词人想象中的高人逸士的脾气吧!苏轼诗云:“青山偃蹇如高人,常时不肯入官府”(《越州张中舍寿乐堂》)。看来,巍巍青山毫不合于热衷功名利禄的市侩之辈。在辛弃疾的笔下,青山也老是被写得景象非凡、通晓人情的。比如他写: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(《虞丽人》)。“青山欲共高人语,联翩万马来无数”(《菩萨蛮·金陵赏心亭为叶丞相赋》)。“青山意气峥嵘,似为我归来妩媚生”(《沁园春·再到期思卜筑》)。作者同青山之间,“情与貌,略相似”,真可谓彼此仰慕,息息相通了。

“岁晚”两句写貌似立崖岸的青山对词人充溢了情义。岁暮穷冬,青山劝词人到山中溪边来住,互相为伴,以御寒风。可见,作者“独游西岩”是在冬天。但更深一层揣摩,彷佛应该把自然界的寒,理解为政治上的掉意。作者恰是在恶劣的政治气候强迫下,闲居山野,获得青山深切关切的。

下片着重写山中明月,既承接上片“劝我溪边住”,又另辟新的境界,展示明月与词人的交谊。“山头明月来,本在天高处”,人在山中,见不到地平线上升起的皓月;当月露山头,已是高悬中天了。这两句写出了山中望月的特征。那一轮素月,是悄然默默爬上山头,眷注地探望可敬的词人呢,照样高高地亮起一盏天灯,遍洒银辉,和青山、溪水一路形成一种令人沉醉的意境,给词人带来不尽的联想?

结尾两句,由昂首望空中明月到垂头见溪中月影,好像彷佛明月由“天高处”进入溪水中来了。词人形影相吊,住在山中溪畔,唯有流水中浮动着的月影相陪,这是多么可贵的伴侣,多么可贵的友情!“夜夜”句还注解,此次游山勾留了不止一日。明月不仅有形有影,而且故意有情,你看它默默地听着词人读《离骚》呢。从明月由“来”到“去”,阐明词人深夜未眠,足见其忧愤之至。

这首词说话简洁,内容深刻蕴藉。初读全词,彷佛作者寄情山水,与青山明月订交游,心情轻松开心。细加品味则不然。词中描绘的是:岁暮天寒,素月清辉与澄澈的溪水相映,词人形单影只居于山中溪畔,永夜无眠,独咏《离骚》。这是一幅多么凄清、幽独而又含有晶莹光彩的丹青!这丹青中的主人公,不恰是有志难申、怀才不遇、忧国忧夷易近的作者形象吗?

词中的青山和明月,是作者想象中的抱负人格的化身,没有世俗的私见,高尚、端正而又纯洁。算作者罢官之际,被“寒冷”所逼之时,获得敬佩的,只有它们——青山和明月,情深意切,成为自己的知音。

在章法上,上片不说自己游山,而说青山“劝我溪边住”;下片不说自己月夜读《离骚》,而阐明月听《离骚》。以客写主,不仅蕴藉含蓄,情趣横生,而且有力地衬托出作者的高洁风致。只管他为世所弃,无从施展自己的政管空想,却仍旧维持着“一片赤忱在玉壶”的美好情操。

听读《离骚》,从“读”这个行动来说,是写实,但此中另有寄意。《离骚》抒发了屈原“信而见疑,忠而被谤”的郁愤不平之情。辛弃疾平生愿望收复华夏,却屡遭降服佩服派排斥和袭击,不为朝廷所用,不得已闲居乡里,“却将万字平戎策,换得店主种树书”,这满腔忧愤之气,很难用一二句话表达出来,借用屈原的《离骚》,正好充分地体现了作者的心情。看似信手拈来,不留痕迹,却显出作者的不凡功力。轻轻一笔,就使全词的主题思惟迅速获得升华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